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小鑫的妈妈路慧】五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车内的光线渐渐的暗淡了下来,察觉到这样的变化,路慧附身到窗口上朝外

面观望,车前灯也同时亮了起来。

  原来是车子正在驶进一片小树林当中。

  灰暗的色调让她的心不由得紧了紧。其实之前路慧一直在尝试着调节自己的

心情,可是太多的未知没法让她沈静下来。

  印象里,小鑫曾和她说过涛跃家里的一些情况,但细细一想,好像没有让她

的不安释怀,反而加重了。

  「涛跃的家长……」

  路慧在想到小鑫和她聊过的内容里,仅有只言片语里提过涛跃的父母状况,

也许是小鑫的了解程度也不够丰富吧。

  「他们会连最基本的调查也能忽略吗?」

  因爲这样仓促的邀请和答应,显然不像是一个成熟理智的父母所做的,何况

是富裕家庭。

  「也可能就是此次家访的目的吧。」

  路慧就这样漫乱的思考着,车窗外的飞驰而过的树林越来越茂密,把日落最

后一抹霞光掩住了,车内也进入了黑暗格调。

  当车子打了一个急转弯,驶进了一坐雅致的庄园里,明亮的灯光把还在沈思

的路慧打醒了。

  「到了吗……涛跃的家……」

  涛跃的家是坐落在郊区的一幢别墅,离闹市足有5、6公里远,城市里不少

的富豪和官员都住在郊区别墅里,这里相对来说,确实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场所,

因爲附近不远有一个温泉居所和一个山林旅游的景点,交通也十分顺畅。

  有点与衆不同的就是,它不同于庄园里的那些别墅,更像是一个单独建立在

林场之上的豪华大宅,四周全是森林,而且整幢建筑都采用的是塑木建材,让这

个雅致的别墅多多少少的添增了许多自然气息……

  车终于停在了别墅前的一个小广场上。

  路慧匀了匀神,刚要準备开门下车,殊不知车门已经打开了。

  「涛……跃……」路慧有些惊讶的打量着车门外那个过早出现的人物。

  也许是别墅里的灯光有些刺眼,她看不清背对着灯光的这个身影。

  「呵呵,路老师,你可算是到了。」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路慧这才镇静下来,朝车外挪动着身体。

  「小涛啊,你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吗?」

  路慧边说着话,边把妙曼的丝袜长腿缓缓的伸车门来,穿着的白色高跟鞋款

款的落在地上。

  「是啊是啊,我可是一直在等路老师驾到呢。」

  路慧才稳住脚跟,準备擡头起身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种眼神正在上下打量着

自己,那种贪婪的味道就像是要把她活吞了一般。

  可当路慧看清小涛面庞的时候,那种异样感又消失了,换来的是一张稚气的

孩子脸。

  她正想着要说点什麽的时候,被车子一边站过来的身影打断了。

  「柏叔,这里不用你忙了,你去休息吧。」涛跃转过头去对着一旁的老人说

着。

  「是,少爷。」老人欠了欠身,便退下了。

  「原来这个老师傅姓柏……」路慧跟着老人的身影,消失在另一侧。

  眼下空旷的小广场上,就剩下路慧和涛跃了。

  「那我们也进屋去吧,路阿姨?」涛跃腾开身子,礼貌的给她让出路来。

  「嗯,好。」私下的时候,路慧还是比较喜欢这样显得亲近的称呼。

  天天都挂着老师的牌子,隔膜感会让人産生一种心理上和态度上的变化。

  「多好的房子啊……」一路走来,路慧眼里塞满了涛跃家里极尽奢华堂皇的

别墅宅,自己家的那种小区楼房是没有攀比的可能性的。

  「呵呵,路阿姨是第一次到我家来吧?」身旁的涛跃老早把路慧的惊讶看在

了眼里。

  「是啊,以前只听小鑫说起过。没想到你家居然这样漂亮。」

  「原来有三层楼的……」路慧感慨万千的看着眼前梦幻一样的富豪宅。

  一眼扫过去,每一层楼至少有8个独立房间的样子,还不包括大宅后面的。

  「漂亮什麽啊,住那麽大的房子,好不习惯的。」涛跃有点无奈的模样。

  「不习惯?怎麽会呢……」

  路慧总算是回过头来看着身边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涛跃,今天穿着高跟鞋的

她,自然是要比平常时候更显高挑了。少年则是一身从头休閑到脚跟的服装——

短袖T恤、短裤、拖鞋。

  涛跃只是卖了一个苦瓜脸,没有解释。路慧此刻也没有太多的好奇心追问下

去,因爲她眼里的画面已经够新奇的了。

  「好安静啊……」这幢富丽堂皇的别墅里,隐约传出了空旷无人的感觉。

  当路慧和涛跃走进别墅里的时候,这样的感觉更明显了。

  「小涛啊,你的父母们呢?」路慧不得不停在门前的棕黄色毯子上,那样的

寂静实在是扰得她心神不甯。

  「路阿姨……我爸妈他们都不在家的。」涛跃有些尴尬。

  「不在家?他们去哪里了?」

  其实,她早有这样的感觉了,从最前小鑫嘴里的模糊言词,到家教一事的仓

促,再到现在孤寂的别墅大宅,所有的一切猜疑得到了答案。

  「我爸爸是个商人,经常一个月才回一两次家的;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和

爸爸离婚了,她现在在国外生活……」

  「那你家里还有其他监护人吗?」

  路慧仍然柔声问着,现在心里就剩下家教这件事情,到底是属于子虚乌有还

是既成事实。

  「路阿姨,你来我家里做家教的事,我爸爸真的同意的了,他迟些会给您打

电话的!」

  少年抢先一步把话说明了,因爲他已经察觉到路慧的话锋有偏移的念头。

  「是吗……小涛的爸爸会给我打电话?」她仔细的看着涛跃认真的样子。

  「好吧……」路慧相信了他。

  「有必要这麽谨慎吗?」对方是自己孩子的好朋友好同学,就算是要撒谎,

也不用花这麽大功夫。

  「那今天就当作是我到小涛家里来做客好了。」路慧续说着。

  「呃……好,路阿姨,那你就随我到客厅里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又迈开了步子。

  涛跃家的客厅在二楼,刚跨上台阶的时候,路慧的电话果然响了,不出所料

的是涛跃的爸爸,谈话内容就不再複述……

  总之,原本已经放松心态的路慧,在挂了电话之后,更显得适从了。

  「是我爸爸打来的吗?」率先沖到二楼的涛跃忍不住惊喜的回身对着路慧大

喊,那种委屈的阴霾随着慢慢跟随而上,身体四溢着浓郁体香的路慧而消失。

  明亮的灯光下,路慧又一次清晰的感觉到了之前在车门时那种充满性侵犯味

道的眼神,火辣辣的看着她浑身不自在。

  「爲什麽现在的孩子都这样?」路慧实在是没有做好,去证实小涛神色的準

备,回答也亦是如此。

  她小心翼翼的擡起匀称的长腿子,踏走在阶梯上,更爲猛烈的眼神,紧紧的

盯住她裙侧开叉处若隐若现的大腿肌肤贴附着完美融合进来的透明丝袜。

  「他也许不是在看我吧……」路慧已经不能再深陷进去了,否则这个在她脑

里还挂有「天真牌子」的少年,会迫使她做一些她所可耻但是又无法化解和避免

的事情。

  「嗯……你爸爸……已经同意我给你做家庭教师了。」路慧定了定神,但始

终没敢擡起头来。

  「嘿嘿,路阿姨现在该相信我了吧?」涛跃十分的开心。

  在她敏感的脑海里,这样的开心劲儿里还有着不少的兴奋意思吧。

  「是的……现在相信了。」路慧爲了避免尴尬,只得勉强的应付着,不经意

的擡起了头。

  「咦……没有那种神色……」朦胧中那个幼稚的孩童脸依然还是开心的欢笑

着。

  「难道……会是错觉吗?」她的脑海里下意识的闪过一丝失望。

  二楼客厅的宽度足足占用了两个房间,地板是上好的枫木装潢,不仔细看的

话,是根本看不出来是一块块拼接而起。

  客厅中央是一个长方形的透明茶几,看工艺的程度,想必也是相当昂贵。茶

几周边是三五个红色的布艺沙发,对着窗户贴墙的,是一个60寸的超大液晶电

视,墙角还有几株叶子已经稍显泛黄的居家花盆……

  刚坐到红色沙发上的路慧留意到客厅里隐约有股萧瑟的气息,虽然能看出有

人清洁过的痕迹,但是一些特别的角落里还是堆叠着不少的灰尘。

  「涛跃家里很长时间没有客人来过吧?」资深教师还是很容易就能看出端倪

的。

  路慧保持着端坐,双手合拢放置在腿上,身子微微的后倾。过于低矮沙发,

让路慧一双修长的丝袜腿,勉强的倾斜着,白色高跟鞋跟落在另一侧的地板。

  「小涛啊,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整幢楼房里实在太过于甯静了。

  这样的甯静让沙发上的路慧十分不懈,刚经曆过楼道里的特别时刻,好像稍

不注意就会让自己混乱的心神暴露。

  「家里还有三个佣人的,他们都住在一楼。」涛跃似笑非笑的看着对坐着的

路慧。

  他面前的这位同学的母亲,有太多让他癡迷的地方,少年的眼神虽然有所收

敛,但还是掩饰不住那种狂热,像一个不知停歇的扫描仪一样重複不断的在丰腴

路慧的身上游走。

  「是……吗……」路慧已经快要语塞了,从下了车之后,她就一直处于被动

的位置,自己职业导师和长辈身份,一直没有可供发挥的余地。

  「他又在看我了……」现如今又是这样近距离承接着涛跃那种和小鑫没有区

别火热的眼神,几乎要把她透视一样。

  「今天的打扮没有特别不适宜的地方吧?」路慧臆想着自己今天略显朴素的

着穿。

  漂亮的路慧总以爲那种明显的性侵犯眼神是自己衣冠不整而外泄的春光带来

的,却不知道她自己的衣着内的肉感胴体已经是一个天然的魅惑源泉,即使穿在

多的衣服,依然挡不住。

  「总得要打消这样的想法……」她寻找着缓和自己的话题:「那个司机老人

是你什麽人呢?」路慧紊乱的神经外,维持着庄重的面色。

  「哦,他叫柏金达,是爸爸早些年救济的一个老人,家里人都管他叫柏叔,

呵呵。」涛跃的神思好像被牵引着想到了别处。

  「他是你家里的专职司机吗?」找到了突破点,路慧慢慢的跟进。

  「应该是吧,只要有用的到车得地方,都是柏叔来当司机的。」答了话的涛

跃,又把眼睛锁定在了路慧那双匀称的丝袜美腿上。

  「呦……」路慧的内心小小的波澜着,少年的转变出乎了她的意料。本以爲

能借此展开许多话题,一切又那麽始料未及。

  「昨天晚上怎麽不让柏叔来接你回家呢?」她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只得把

脑里闪过的一些念头当作分神的药引。

  「那个……因爲时间太晚了啊,不好意思再麻烦柏叔出车来接我。」涛跃察

觉到了路慧的表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把注意力转移开了。

  「懂事的孩子……」路慧没有说话,这样纯粹的腼腆顷刻间替换掉了之前那

个色头色脑的少年。

  「路阿姨,对不起,一直忘记要招待您了,您要喝点什麽吗?」涛跃略有歉

意的起身,準备去弄点喝的。

  「不用,谢谢。」路慧摇摇头。

  「天气太热了,呵呵,我去补充点水分,路阿姨你先坐会。」涛跃轻松的说

完,就朝客厅外走着。

  路慧点了点头,这个在她面前真实不虚的男孩,又让她对他的好感提升了许

多。

  窗外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郊区里的夜晚,没有闹市的车水马龙声,只依稀

可以听见树林深处阵阵被风刮而响动的树叶声,天空闪烁着点点星光,就像路慧

深邃心海里慢慢闪耀起来的情感之火。

  长年教导青少年的她,接触的学生几乎都是对她持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心

和好奇心,尤其是男学生。

  那些所谓的「尊敬」,在她眼里更像是一种讨好的态度,她反感的同时,也

不能完全收回那种老师爱学生的本职性情,但是当这样的爱,让某位学生侵染得

变质了或者说过度的话,那麽就会变成一种情愫——师生恋,你要说熟女恋幼男

也可,反之亦然。

  涛跃虽然还没有正式的成爲她的学生,但是这个少年带给路慧的那种自然、

体贴的真实感受,是她人生当中前所未有过的经曆。

  「还有那种色色的眼神。」再一次想到这里的路慧,脸上微微的红润起来。

  拥有教师的光环的的她,要抵御那样的眼神其实不难,但是像涛跃这样几乎

和小鑫同化了的眼神里,路慧就会丢失一些抗性,后者勉强可以高擡「母亲」身

份,那前者呢?至今还一份正式签署应聘家教文件都没有的「老师」吗?

  「都快40的人了,在他的眼里还是那样有魅力吗……」路慧小声的嘲讽自

己。

  一阵清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夹杂着泥土和树木的清香,微风柔和的抚顺着路

慧的心神,她的眼睛转到了窗子外面。

  「小鑫……现在在做什麽呢。」

     ***    ***    ***    ***

  路慧家里……

  咱们用功好学的男一号正在孜孜不倦的探索着电子领域的新奇世界。

  盘腿而坐的他,一台上了年代的小霸王游戏机,一个手柄操纵把,一台内里

的显像镜播放着FC热血格斗的游戏画面、外层保护膜上隐射着少年呆滞下来的

两只眼睛的彩色电视机。

  这台游戏机是小鑫很小的时候,路慧的姐姐周若虞送给他的。这样的好学生

实在是少有动它的机会,所以机子还没有老坏。

  「我擦……用绝招整我……看我怎麽搞死你!」小鑫飞快的按动着手里的游

戏手柄。

  不知道他这是第几次自言自语了,被束缚太久的缘故,终于迎来第一个的自

由夜晚,狂躁的行爲是在所难免。

  「Double tigers……」小鑫滑稽的用上了不太流利的英语。

  游戏已经进入了最终一战,电视屏幕上的敌人很快的被小鑫放翻倒地,他也

顺手把游戏手柄丢到了地上。

  「没意思,一点难度都没有……」

  小鑫的脑袋总算是腾出了好大一片空地,让其它问题有了可以占领的机会。

  「平常这个时候,我都在做作业呢。」少年很不习惯游戏结束之后的那种空

虚感。

  原本就不大的家里好像有些过于沈寂的样子,客厅里的小鑫侧过头去看着妈

妈路慧的那间漆黑没有动静的卧室。

  「而且平常的这个时候,妈妈也会在卧室里备课。」小鑫幻想着路慧还在家

里的场景,心里骤然闪过一丝凄凉的感觉。

  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原来想象中的自由居然会带来这样矫情的后遗症。

  「路鑫……你真幼稚。」小鑫嘲笑着自己,又把地上的手柄捡了起来,彩色

电视机又跳出了新的游戏窗口。

  少年表面上十分的平静,但是他的内心深处,依然在不断的提起一个人。

  「妈妈……你还好吗……」

     ***    ***    ***    ***

  此时此刻,路慧已经在涛跃自己的小屋子里了。

  美豔漂亮的路慧好像显得有些轻松的样子,交叠着丝袜腿坐在涛跃书桌旁的

床边,右手拿着一份看不太清楚内容的纸张,另一只手反撑在床上,鼻梁上挂着

一副小巧银边眼镜,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说话,那个坐在昂贵的精致书桌前的少

年一定是涛跃了。

  让我们凑近了,看看他们在说什麽……

  「小涛啊,你这个学期的期中成绩真的很不理想呢。」

  看来路慧已经找到了施展才华的区域,她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成绩合集单,没

有照顾到涛跃的眼神。

  「理科到还勉强可以,文科门门都不及格!」路慧看到那些可怕的分数,声

调提高了许多。

  这些可都是加重她以后执教难度的石樽啊,再说了,经常性的看到小鑫那种

接近满分的各门功课成绩,这样的天壤地别实在是让她沈不住气。

  「你有听到我在说话吗?」路慧把遮住视线的纸张从眼前拉开了。

  只见正对着她坐在软凳上的涛跃,有些驼背着的把脑袋伸的老长,近乎癡呆

的眼睛死死的咬住路慧交叠着掂翘起来的一只绝美的丝袜玉腿和足尖上的白色高

跟鞋。

  强烈的愤怒和惊讶,差点让路慧失手在面前这个俊朗孩子的脸上给来上狠狠

的一记耳光,有些失落的内心加上被这样明显的窥视程度,已经超出了她所能包

容理解的极限。

  「涛跃!」

  少年象是回魂了一般,带着惊恐万分的眼神憋了眼一脸严肃的路慧,自己的

行爲已经暴露。

  「路老师,对不起!对不起……」

  涛跃不停的道歉着,两只小手无助的合在一起,微微颤抖着,头也跟低下了

  路慧木讷了,她执教这麽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这样愤慨,但是面对少年的

忏悔,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麽继续下去。

  「如果刚才真的打了他……天呐……」路慧清晰的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态。

  那样的行爲不仅送葬了这份工作,也送葬了自己孩子和他的友谊,同时也让

涛跃的跌入自责的深渊。

  「那不是要毁了他的前程吗……」

  处在学识阶段的少年,一旦不好好做教育的话,以后的人生路,会变得扭曲

的,这点路慧比任何人都清楚。

  「从我到你家里以后,你就一直这样,爲什麽?」路慧把交叠的腿放平了,

正色询问着涛跃。

  少年听到路慧没有责骂自己,终于擡起了头,眼里好像有些晶莹的样子。

  「对不起,路老师,我不该这样……但是,但是……路老师真的太漂亮了,

我……我不能自己……」涛跃说完话,又把头低了下去。

  「那是眼泪吗?」警惕的路慧已经看到了。

  像涛跃这样自幼失去母爱,成长里又多多少少没有父爱支持的孩子,路慧特

别不是滋味,心也慢慢软了下来。

  「他……喜欢我?」

  少年的那番话让她一时的愤怒还没找到宣泄的地方就烟消云散了,这样直白

的吐露心声也是她没有预料到的,接踵而至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情感和思想把路慧

的方寸局给打乱了。

  「你现在还小……不能乱想这些的……」路慧只觉得有什麽抵在自己的软肋

上,语气缓和了许多。

  涛跃没有急于肯定或者否定路慧的话,只是默默的把身子转到另书桌那侧,

头也还没有擡起来。

  这下可把路慧给弄得忐忑不安了。如果他肯定,也许还有周旋的余地,如果

是否定,自己又不知道该怎样给他上思想课。

  「路老师本来就漂亮……难道路老师希望我做个不诚实的孩子吗……」涛跃

依然没有正眼看路慧,只是维持着自己的观点。

  「不……老师不希望,但是……但是请你尊重老师好吗……」太多的出乎意

料已经让路慧措手不及了。

  但是接下来涛跃的话,彻底的让她失去主导权。

  「我会尊重路老师的……那路老师也会理解我的……对吗?」

  「这……我会……理解的……」路慧感觉到自己脸上火一般的烫。

  要知道,这样的话里的含义,就是默认了涛跃对自己的欣赏,也意味着涛跃

从此以后不必在偷偷摸摸的了。

  「天呐……我都说了些什麽……」路慧感觉自己亲手把一盆名叫防戒的水泼

洒了出去,想收回已经太晚了。

  「看来今晚要提前结束了。」想到这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涛跃同学,今天就到此爲止吧,我有点累了。」

  少年战战兢兢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有些惋惜和愧疚的意思。

  「好吧……路老师……我现在打电话叫柏叔送你回去……」涛跃边说边从兜

里取出了电话。

  很快的,路慧和涛跃到了小广场上,那辆黑色的凯迪拉克按时的出现在了他

们面前,一路沈默不语的路慧在涛跃刚把车门打开以后就钻了进去,也许是自己

没有勇气在说点什麽。

  涛跃在车窗外站了好一会,轻轻的歎了口气,然后给驾驶座上的柏叔说了些

注意安全之类的,便扬手让车开走了。

  一直保持着怜惜和迷恋神情的少年,脸色慢慢变得狡黠起来,手里拿稳的手

机,轻轻的按下了早已经备好的短信,给车上的路慧发送了过去……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