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奴隶女战士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艾莲娜到了客房,放下了包袱就开始解下腰间的佩剑和除下身上的披甲。一除了披甲,艾莲娜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这时才知道这十几天为了押送这批奴隶而多么的紧张。虽然路上大家都没有表露出来,但是艾莲娜很清楚大家都很紧张。这是因为近来从布伦迪申港到尼亚普里斯城的路上出现了一股强盗,有几趟押送奴隶的队伍也曾遭过洗劫,其中一趟不止奴隶全丢了,连护送的女战士们都没了蹤影。本来尼亚普里斯城本身就是一个海港,这正是为什么奴隶调教营当初会建在此地的原因。但是近年来意大利亚半岛西海的海盗问题日益严重,运送奴隶的船只不得不改为以位于意大利亚半岛东南的布伦迪申港靠岸。艾莲娜心想前一阵子听说议法院委任了马克思。安东尼亚斯大人讨伐海盗,如果马克思大人真的能将海盗除了她们就不必再提心吊胆走这条路了。

艾莲娜草草洗过了脸赶到餐堂,只见其它的女战士们都早已到达。这也难怪她们,这十多天来为了赶路吃的可都是干粮,今天有机会好好的吃一餐谁会不急。

艾莲娜一行人进到餐堂,只见到满桌的烤鸡,烤羊,烤野猪,新鲜的牛奶,羊奶酪,刚出炉的白面包和新鲜的水果。依芙莲早已坐在长桌的一端,而另一名高级调教师,艾丽亚娜,则坐在长桌的另一端。艾莲娜倒是头一回见到艾丽亚娜,上一回她到来时艾丽亚娜刚好押送一批奴隶去了罗马城。艾莲娜曾听说艾丽亚娜是意大利亚半岛最好的性奴调教师而不禁对她多看了几眼。两条修得瘦瘦的剑眉,稍卷的睫毛下的一双媚眼,稍微高的鼻子衬托着那涂了口红的丰满双唇,艾莲娜不觉抖了一抖,心想这妇人之妖豔可真是名不虚传。

据说艾丽亚娜从小就被人卖入娼馆,在那吃了不少苦头。后来被一名高官看上,成为了那高官的情妇。艾丽亚娜凭着她那高明的交际手段为自己建立了良好的官场关系,终于让她自己坐上今天这个位置。也许因为自己童年吃了不少苦头而产生的报複心理,听说艾丽亚娜对那些被调教的女奴隶所使用的手段都是残酷非常。

艾丽亚娜待艾莲娜一行人一坐下即刻挥了挥手,一旁的一名女奴开始弹起了六铉琴。一名名的女奴也个自的为艾莲娜一行的女战士们倒满了酒然后静静的站在一旁。艾莲娜提起了酒杯尝了一尝,惊道,“啊,这可是高卢来的葡萄酒呀。”

艾丽亚娜笑道,“不错,这还是两天前才运到的。”

艾莲娜一边评尝着美酒与美食一边看着自己手下的那些女战士们撕吃着食物的样子,她也不禁的摇起了头。虽说是女战士,可是此时的吃相。别说女战士,就比男人都还粗鲁,就连一旁站着的女奴们看了也不禁的偷偷笑着。她苦笑了一下对依芙莲与艾丽亚娜说道,“真是让你们见笑了。”

艾丽亚娜笑了笑道,“没关系,每次都要辛苦你们押送奴隶,这餐就让她们放松一下吧。”

艾丽亚娜接着指了指站在每个女战士旁的那些女奴们,“这些都是受过一些训练的性奴隶,只不过没有真正的服侍过人,就让她们今晚好好的服侍你们吧。”

艾莲娜一听可乐了,这十几天在夜里都得打上十二份精神,看来今晚可以乐一乐了。艾莲娜看了看身边的那名女奴隶,最多也不过是十五六岁,一头长长的秀发,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睫毛衬托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稍微翘起的上唇以及正紧张的咬着下唇的那两根小兔牙子。艾莲娜上下打量了一下,虽然在奴隶服的遮盖下并不能看得很清楚,不过从奴隶服上所露出来的乳沟看来,那双乳房虽不算大却倒也是挺丰满,那腰也不粗,而那肥殿更非奴隶服之短裙所能遮盖。那名女奴隶也注意到艾莲娜正看着自己,一时低着头羞红了脸。艾莲娜看了那涨得红红的脸蛋不禁色心大起,一只手悄悄的伸入了那女奴的短裙下捏了一把那女奴的裸殿,吓得那女奴全身一抖,啊的一声惊叫。艾莲娜不禁笑了起来,心想这女孩子切实是没什么经验。

过了一阵子那些女战士们都已吃饱喝足,所谓饭饱思淫欲,一个个的将身边的女奴拉进怀里,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一名女战士隔着衣服捏玩着怀中女奴的乳头,另一名女战士更早已拉下怀中女奴的肩带一把抓着那女奴的乳房并舔吃着那早已因充血而挺起的乳头。艾丽亚娜与依芙莲看了这种情形都知趣的笑着悄悄离去。一时餐堂里充满了女奴们的喘叫呻吟之声,艾莲娜慢慢的喝着美酒,一边观察者她身边那女奴的反应,只见那女奴早已因堂内的景象而羞得脸红耳赤。

艾莲娜着那女奴弄了个托盘,把桌上的一瓶葡萄酒和一盘葡萄放在托盘上,对那女奴说道,“把这些拿着跟我回房里去。”那女奴轻轻的应了声是后便静静的跟在艾莲娜的身后随着她回到房里。

一回到房里艾莲娜着那女奴把托盘放在小桌上,说道,“来,我想洗个澡,帮我脱衣服。”

艾莲娜一边让那女奴为她解下腰带一边问道,“叫什么名字?”

那女奴为艾莲娜解下了腰带后帮她轻轻的解开了身上的衣服,小声的回答道,“小奴叫丽蒂亚,主人。”

艾莲娜转过身子来看着丽蒂亚并说道,“你也把衣服给脱了。”

丽蒂亚一见艾莲娜赤着身子转过来马上羞红了脸低下头,轻轻的应了声,“是,主人。”并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然后推下肩上的吊带,没有了约束的奴隶服便轻轻的滑落到丽蒂亚的脚下。

艾莲娜看着丽蒂亚那赤裸的身子,心想果然不出她所料,丽蒂亚的那双乳房虽然不大却可是又圆又饱满,还有那平坦的小腹以及苏少的耻毛之下那散发着少女气息的小蜜唇。丽蒂亚的那双小手此刻正不知所措的垂在身旁,两个小手掌紧紧的握成了一双小拳头。艾莲娜一手托起了丽蒂亚的下巴,另一手撚弄着那坚挺的乳头,看着那红红的小脸问道,“怎么,你不喜欢看我的身体吗?”

丽蒂亚被从乳尖那儿传来的阵阵快感弄得全身微微的抖着,呼吸也开始短促了起来,“啊。不不是的,主人啊主主人你很漂亮啊啊不不过小奴隶啊小奴隶没没主人的吩咐啊不不敢看主人的身子。啊啊”

艾莲娜笑了笑道,“噢,丽蒂亚可真是个又听话又可爱的小奴隶。”艾莲娜的手开始由乳房慢慢的滑落,轻轻的抚过小腹,滑到两腿之间,并开始揉着丽蒂亚的阴蒂。

丽蒂亚只觉得一阵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直令得她双脚发软,“啊丽蒂亚啊丽蒂亚是是主人啊啊是主人听话听话的小奴隶啊主主人我我”

艾莲娜知道再弄下去丽蒂亚就会洩了身子,一想来夜方长,她赶忙停下了手,“好了,把那瓶葡萄酒拿到澡池旁来。”说罢便躺到澡池水中,闭起了双眼享受着那撒了香油温水。

此时丽蒂亚已被艾莲娜弄得全身发烫,下身也早已湿漉漉的,偏偏艾莲娜却在这要命的时刻停了下来,而她又不敢自己用手去弄,只好咬着牙忍着痒到小桌上把那瓶葡萄酒给拿了过来。

艾莲娜命丽蒂亚将酒放在池旁,说道,“来,下来为我擦背。”

丽蒂亚轻轻的应了一声便爬下澡池,跪在艾莲娜身后用手轻轻替她擦起了背。

艾莲娜回头看了丽蒂亚一眼,笑道,“不,不要用你的手,用你的奶子来擦。”

丽蒂亚啊了一声,只得将双乳挨了过去,开始以乳房一上一下的替艾莲娜擦着背。丽蒂亚本来就已被艾莲娜弄得欲火中烧,此刻乳头又不停的在艾莲娜的背上磨擦着,弄得她禁不住呻吟了起来。

艾莲娜让丽蒂亚以坚硬的乳头给自己擦了一阵子后对丽蒂亚说道,“够了,到前面来,我想喝点酒。”

丽蒂亚传到艾莲娜的身前那起了酒瓶,这时才醒起刚刚没拿酒杯,低下了头说道,“啊主人对不起我忘了把酒杯也拿来。”

艾莲娜看了丽蒂亚一眼,假装板起了脸,“什么?你这没用的奴隶,看来我非得好好的惩罚你不可,去给我把鞭子拿过来!”

丽蒂亚一听到艾莲娜要她拿鞭子,吓得她脸色苍白全身发抖的哭了起来,“啊主人饶了我饶了我求求你不不要鞭打我求求你”

艾莲娜看着丽蒂亚那可怜兮兮的脸,心中暗暗的笑了笑,故意板着脸说道,“不行,不把你抽个一二十鞭你也不会知错!”

丽蒂亚一听到要挨二十鞭差点没把她吓得昏死过去,急得抱着艾莲娜的脚不停的哭着,“呜呜。不要。不要。主人饶了我饶了我求求你”

艾莲娜这才托起丽蒂亚的脸,笑道,“不挨鞭子也行,不过要用你的小嘴来当酒杯。”

丽蒂亚这时才知道艾莲娜是吓着她的,不禁破涕为笑,啊的一声低下头羞红了脸,应道,“是,主人。”

艾莲娜用手轻轻的擦去丽蒂亚脸上的泪痕,轻笑道,“丽蒂亚真是个爱哭的小奴隶,快点,不然我可真的要罚你哦。”

丽蒂亚赶紧把酒倒在自己口中,再把自己的小嘴按上艾莲娜的唇,一小口一小口的把那葡萄酒度了过去。艾莲娜趁着丽蒂亚在度酒的时刻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丽蒂亚的小嘴里逗弄着她的小舌头,弄得丽蒂亚脸红耳赤。

艾莲娜一边让丽蒂亚喂着自己喝酒,一边又用手去拨弄着丽蒂亚的小蜜唇,弄得丽蒂亚全身发软,微微的喘叫着,差点连酒瓶都拿不稳。

艾莲娜玩了一阵子,心想澡也洗够了,便从澡池里站了起来。丽蒂亚见状赶忙拿了条毛巾帮艾莲娜擦干身子。丽蒂亚帮艾莲娜擦干了身子后这才为自己擦干身子。

艾莲娜一待丽蒂亚擦干身子就一手把毛巾从丽蒂亚手中扯掉,色迷迷的不停上下的打量着丽蒂亚的裸体。丽蒂亚被她看得心里发毛,怯怯的低下了头,“主主人你你想干什么为为什么这般看看着我”

艾莲娜猛地一把抱起了丽蒂亚,淫笑道,“我想吃了你,小奴隶。”说罢就抱着丽蒂亚往床上走去。

艾莲娜把丽蒂亚放在床上,对她说道,“不许动,给我好好的躺着。”说罢又转过了身子在包袱找着东西。

丽蒂亚静静的躺在床上,不解的看着艾莲娜从包袱里拿出了四条皮带子。丽蒂亚看着艾莲娜用皮带把自己的双手分别的绑在床头的两角,怯怯的问道,“主主人为什么为什么绑我?”

艾莲娜淫笑着道,“我不是说要吃了你吗,小奴隶。”说罢又将丽蒂亚的双脚牢牢地分别绑在床尾的两角。艾莲娜又将一枚枕头塞在丽蒂亚的殿下,这才满意的看着被大字型绑着的丽蒂亚。

丽蒂亚平时只有在受罚才曾被绑过几次,此时一颗心正不安的卜卜跳着。艾莲娜开始跨上丽蒂亚的身子,两手抓着丽蒂亚的一双乳房并舔吃那粉红的乳头。艾莲娜一边舔着一边轻轻的用牙齿咬嚼着那敏感的乳尖,弄得丽蒂亚不停的扭转着身子喘叫,“啊主主人好痒啊啊好好舒服。啊”

正当丽蒂亚舒服得浪叫时艾莲娜却停了下来,拍了一拍丽蒂亚的奶子,爬起了身说道,“葡萄干我已经尝过了,现在我想吃葡萄。”

“咦?”丽蒂亚不解的看着艾莲娜,敢情她真的到小桌上去取了几颗又圆又大的葡萄。

艾莲娜拿着葡萄笑着坐在丽蒂亚两股之间,“要开始吃葡萄了哟。”说罢就将那些葡萄一颗一颗得往丽蒂亚的小蜜唇里塞。丽蒂亚被艾莲娜的举动吓得大叫,“啊!主主人你在做什么?不要啊不要。”

艾莲娜没两下子已把那几颗葡萄全塞到丽蒂亚的蜜穴里,这才满意的捏了捏丽蒂亚肿涨的蜜唇,“舒不舒服呀,小淫奴?”

丽蒂亚不往的扭着屁股,“啊主人小奴隶小奴隶的的下边好好涨”

艾莲娜笑道,“让姐姐来帮你吧。”说罢用手拨开丽蒂亚的小蜜唇,把舌头伸进蜜穴内轻轻的卷动着,一边用口吮吸着,慢慢的把那颗葡萄卷到蜜穴口又轻轻的用舌头把它推回去。

丽蒂亚被艾莲娜那又卷又吸的动作弄得浑身滚热,喉头干燥,不停的扭动着屁股浪叫,“啊主人好痒啊小奴隶受不了啦啊主人。求求你啊”

艾莲娜弄了一阵子才把那葡萄卷进口中吃下,这才把目标转为丽蒂亚的阴蒂,对它又舔又吮。丽蒂亚早已欲火高涨,被艾莲娜舔吮了两下子就哆嗦着长长的啊了一声洩了身子。

艾莲娜笑着道,“现在要吃第二颗哟。”

丽蒂亚听了吓了一跳,“啊主主人让让小奴隶歇会儿啊。啊。”敢情艾莲娜又开始她那卷吸的动作。

艾莲娜这回却没两下子就把那颗葡萄弄了出来。艾莲娜把那颗葡萄含在嘴里跨到丽蒂亚的身上捏开了她的小嘴把那葡萄吐了进去,笑道,“不準吐出来,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好不好吃?”

丽蒂亚羞红着脸慢慢的尝着口中那颗沾满自己淫水的葡萄,“好。好吃谢谢你主人”

艾莲娜又低着头开始用舌头卷弄着那第三颗葡萄。原来这葡萄每颗都比前一颗要进的深,弄出来的时间就越长,而舌头也卷得越深。

丽蒂亚被艾莲娜的舌头弄得接近疯狂,拼命的扭动着身子哭叫,“啊啊。主人小奴隶小奴隶不行了啊啊求求你。饶了小奴隶啊啊求求你主人啊。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